時差這件事情一直隱隱的困擾著我。
從此只能跟若小晨奇妙的相遇,
然後再也沒辦法跟黃湯米好好聊聊。
 
湯米,剛滿25,這個孩子。
For some reason, 之於我,
他從大一那個永遠伸著脖子在後排打瞌睡的怪同學,
變成我20歲之後,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。
 
我想大概是因為,
我們都很無聊都很愛海都很衝動都很愛甜食嘴都很賤
而且其實都很不切實際害怕變老並且善良。
 
某種程度,我必須很噁心的說,
他是我這8年的事件簿。

feiin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